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策文件 >

中職發展新瓶頸必須打破

時間:2019-05-15 18:27來源:網絡 作者:cbppc.bcj 點擊:
中職教育是職業教育的基石,是現代職教體系的基礎所在。中職學校必須抓住職教20條這一歷史機遇,打破發展中的新瓶頸,實現整體提升。這樣,職教20條的落實也才有了一個重要的著力點。如何實現這一落實?關鍵要把握三點。 圍繞區域發展需求辦學 職教20條指出

   中職教育是職業教育的基石,是現代職教體系的基礎所在。中職學校必須抓住“職教20條”這一歷史機遇,打破發展中的新瓶頸,實現整體提升。這樣,“職教20條”的落實也才有了一個重要的著力點。如何實現這一落實?關鍵要把握三點。

  
  圍繞區域發展需求辦學
  
  “職教20條”指出,職業教育要牢固樹立新發展理念,服務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和實現更高質量更充分就業的需要。
  
  這就要求中職學校必須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新方位來理解黨和政府對職業教育的新定位,必須從職業教育是人人需要、社會需要、國家需要的教育類型去頂層設計學校的發展。中職學校要敢于為本區域產業轉型升級提供解決方案,要對接區域經濟結構調整專業設置,使之緊密契合地方產業,以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力增強中職學校對地方政府的感召力。要建構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人才培養體系,扎扎實實開展教學改革,把行業企業的標準轉化為教育教學的目標和行動,通過項目式、任務式教學切實為學生提供有用、有趣、有效的課堂,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質量,以高質量的人才培養滿足人民群眾對職業教育的新期待。
  
  打開校企合作的“命門”
  
  校企合作是職業院校辦學質量的保障,也是職業院校特色發展的重要推手。“職教20條”明確了推動職業院校和行業企業形成命運共同體。
  
  中職學校應當把校企深度合作作為改革發展的關鍵一招,在教育教學、行政管理上從頂層設計到行動方案,緊緊圍繞產教深度融合、校企緊密合作的需要進行全方位、系統性變革,推動產教融合背景下的辦學模式創新,把校企深度合作打造成學校發展的新引擎。積極推進產教融合背景下的校企深度合作,建立健全校企合作的投入機制、運行機制和利益分享機制,根據自身特點和人才培養的需要,甄選合適企業,推動校企組建產教共同體,改變頂崗實習、訂單培養、冠名班等功能單一的傳統形式的校企合作,校企共同進行人才培養、社會培訓、技術服務、項目孵化、企業生產,將產教融合的成果直接反饋于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需求,促進校企合作深層次、高水平、穩定地運轉,實現校企共商共建共享共贏。
  
  下好社會培訓這盤大棋
  
  2010年,我國中職學校招生數達到頂峰——870萬人,以后呈逐年下降趨勢,2017年降至580萬,減少三分之一,生源不足已成為不爭的事實,也是制約中職學校發展的重要因素。這種狀況,短時間內很難有所改觀。“職教20條”明確要求落實職業院校學歷教育與培訓并舉的法定職責。可以說,這是職業教育作為類型教育的職責所在。
  
  因此,中職學校要早準備、早謀劃、早布局、早動手,在辦學層面構建社會培訓體系,加強社會培訓需求調研,加快培訓課程標準和教材研發,組建專兼結合的培訓團隊,面向農村村鎮、城市社區、工礦企業、部隊官兵等廣泛開展職業技能和生活技能培訓;還要聚集多方資源,建立中小學勞動教育課程服務中心,面向本區域中小學開展勞動和職業啟蒙教育,以高質量的社會培訓培育中職學校發展新的增長極。
  
  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各地對中職學校的教師、經費、資產等基本上是按普教模式來進行管理的。因此,中職學校突破目前的瓶頸,除了自身努力外,還需要進一步細化配套政策,比如教師參與企業的兼職兼薪的合法合紀問題,校企合作中學校資產的投入管理問題,而這都需要外界剛性的政策支持。
  
  “要想撬動企業積極性,必須考慮到企業人才培養成本的核算,在這方面國外有比較成熟的經驗可以借鑒。”孫誠說。
  
  據了解,德國建立了學徒的成本收益監督機制,不僅監測學徒培養成本的變化,更注重對企業培訓收益的觀測,根據收益與成本的動態變化,對學徒津貼進行動態調整,以保證企業提供學徒崗位的積極性。
  
  期待配套細則盡快出臺
  
  在為實施辦法叫好的同時,激勵政策如何落地成為業界普遍關心的話題。
  
  “《實施辦法》從制度設計上已經做了很好的工作安排,明確由國家發改委、教育部牽頭,人社、工信、財政、國資等相關部門根據職能職責積極配合,省級發改、教育行政部門負責日常工作管理的三級管理架構,形成了工作合力。”李慧萍認為,未來要指導各地盡快建立產教融合型企業建設信息服務平臺和信息庫,制定具體可操作的激勵、評價辦法等培育認定措施,細化申報、復核、建設培育和評價認定的操作流程,讓企業“心中有數,腳下有路,干得有勁”。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研究制定產教融合型企業組合式激勵措施,堅持與企業投資興辦職業教育、接收學生實習實訓、接納教師崗位實踐、開展校企深度合作、建設產教融合實訓基地等實際工作相掛鉤,不因認證形成與企業“身份”“帽子”相掛鉤的固化激勵政策。同時,通過建立年報制度、實施動態認證,鼓勵企業持續加大教育投入。
  
  在稅收激勵方面,近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對產教融合試點企業興辦職業教育符合條件的投資,落實按投資額30%抵免當年應繳教育費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在教育部最近發布的《職業教育與繼續教育2019年工作要點》中明確將會同有關部門制定試點企業減免教育費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具體政策。
  
  “企業每年在職業教育方面的直接投入保守估計在兩千萬元以上,每年集團總部與所屬企業繳納的教育附加合計在900余萬元,如果按照合并口徑來抵免的話,會給企業減輕較大負擔。”四川航天工業集團公司辦公室主任伍平告訴記者,“目前需要進一步明確企業對職業教育的投入范圍,包括直接投入和間接投入,出臺配套細則。此外,抵免的教育附加也應明確范圍,計算時最好能涵蓋集團下屬企業和分支機構。”
  
  孫誠認為,受經濟發展水平等因素的制約,各地落實中央關于產教融合方面的政策的力度和進度不一,各地應該結合地方實際盡快落實相關政策,并根據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需求,實施差別化激勵。
  
  記者查閱了相關省份出臺的涉及產教融合的文件,在激勵政策上均有涉及,如福建省關于深化產教融合十五條措施中明確,對企業通過公益性社會組織或縣級以上政府及其組成部門和直屬機構,用于公益性教育事業的捐贈支出,在年度利潤總額12%以內的部分,準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超過年度利潤總額12%的部分,準予結轉以后三年內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江蘇省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條例》提出,發展改革、科技、工業和信息化等有關部門對在校企合作工作中成績突出的企業,在技術改造、新產品研發和科學研究、新技術新產品推廣應用、中小企業服務平臺建設等方面予以優先支持。
  
  孫誠在調研中還發現,一些企業對政府出臺的扶持政策并不了解,沒有及時對接,“應該加大對政策的宣傳力度,通過多渠道的宣傳、解讀,讓企業真正享受到應有的優惠待遇”。
  
  此外,岳曉彤建議,政府應該簡化政策支持的程序手續,讓企業能夠更快捷高效地獲得政策支持。
(責任編輯:cbppc.bcj)
------分隔線----------------------------
推薦內容
cba总决赛